上一页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过了一会,眼前隐隐有些发红,它不是大红色,是暗红的,应该是界于黑色与红色之间,当时我以为是仪器发出的红外线光什么的,也没在意。又过了一会,我看到黑暗中出现了一丝丝的红色丝状物体,它们像是织起了一张巨大的网,由远及近地飘来。
  这张网下端连着地面,往上看去却似没有边界。我尝试着动了一下,发现自己手脚都被控制住了,无法动弹。那张网就这样飘到了我的面前,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这竟然是一张血网,上面还在滴着暗红的鲜血。
  血网没有停,它继续往前飘着,直接就粘到了我的脸上,我感到有温热的液体在脸上流动,粘粘的。慢慢的,我整张脸都被那血液覆盖了,甚至还有一些血顺着脸颊流到了嘴角,尽管我紧闭着嘴唇,它们还是渗了进去,我的口腔里顿时充斥着咸味。
  血越来越多,到了后面,我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被这血网包裹了起来,只是那温热的感觉却消失了,我的脸也冰冷了起来。我很奇怪,既然血已经冷了,那就应该凝固才对,然而,我脸上液体流动的感觉并没有消失。
  我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再次尝试,手脚仍然无法动弹。这个时候,我隐约想了起来,我好像是在接受医院的仪器检测,如此说来,我现在应该是在做一个梦。
  这样一想,我心里有底了,既然知道是梦,只要我想醒过来,就一定可以的,我集中注意力,尝试着睁开眼睛,经过一番努力,我终于成功了。我睁开眼的瞬间,之前的一切就消失了,四周仍然是一片黑暗,而我仍然保持着平躺的姿势,我长舒口气——果然是一个梦。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偏偏在这个时候,一滴冰凉的液体滴落到了我的脸上,紧接着,第二滴,第三滴……随着滴落脸上的液体越来越多,我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是的,与梦里一样的血腥味。
  我有些不敢相信,拼命甩着脑袋,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刚才那噩梦让我产生的幻觉罢了,然而,当那咸涩的味道进入我的口腔时,我终于忍不住惊恐地喊了起来:“放我出去!这是什么烂仪器!”
  随着我的喊叫,我全身都扭动了起来,这一扭,我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可以动了,我双手撑着两旁,一下坐了起来。当我坐起来后,就再没有液体滴落下来了,只剩下之前滴在脸上的液体顺着脸颊流动着。我感觉到痒痒的,很不舒服,不得已,我只得伸出手抹了一下。
  周围漆黑一片,也很安静,我的眼睛与耳朵都发挥不了作用,我便用两只手四处摸着,以此弄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左右两边都是空空的,我右手慢慢往前伸去,在我面前二十厘米处碰到了一个东西,我马上收了回来。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右手收回来后,没有什么异样发生,缓了一会,我定了定神,左右手一起往前伸去,这次,我的两手同时触碰到了那个东西,它滑滑的,形状似乎是圆形……
  我很紧张,也很怕,但其他方向都是空的,只有前面有这么个线索,我只能大着胆子摸索。当这东西的轮廓在我心中渐渐清晰时,我的双手已经在发抖了,这,这赫然是一个沾满着鲜血的人头啊,随着这个念头冒出来,我终于吓得缩回了手,大口喘着粗气。
  刚才那一阵摸索,我还发现了一件事,那个人头下面是空的,上面连着东西。我不禁猜测,那人头是倒立着的,也就是说,现在在我头顶的天花板上,吊着一个人,他的腿被绑着,头向下……
  想着想着,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哪知在这个时候,脸上再次传来了粘稠液体流动的感觉。我伸出手摸了一下,果然是血,原来在我愣神的功夫,上面又开始往下滴落血液。
  这个时候,我猛然惊觉,刚才我躺着时,有血液滴落,当我坐起来后,那感觉就消失了,现在我仍然是坐着的,头上却又开始滴血,这说明那滴血的东西是可以动的。我想起刚才用手摸到面前那人头时,他满头都是粘稠的血液,看来是他在我头顶移动,我脸上的血也是从他头上滴下来的。也就是说,他现在就在我的正上方……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心中的惊恐在那一刻达到极致,我甚至还来不及呼喊一声便失去了意识。
  我听到有人在说话,声音却并不清晰,他们好像是在叫一个人的名字,就那么重复地喊着——周冰,周冰……
  这声音有些熟悉,过了一会,我听了出来,是杨浩和刘劲的声音,同时我也反应了过来,他们是在叫我啊,对,我现在就叫周冰!
  又适应了一阵,我慢慢睁开了眼睛,首先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杨浩的脸。
  “你小子,做个检测,竟然睡这么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吃了**呢,时间不早了,快起来吧!”他见我醒了,笑着说道。
  我发现自己还躺在那个仪器上,面前除了杨浩和刘劲,还有刚才给我做检测的那个医生,而房间里亮堂堂的,没有血网,也没有倒挂着的人头。
  我一个翻身坐起来,四处看了看,然后问道:“几点了?”
  “差不多十一点半了,医生说你进入仪器后没多久就睡着了,算起来差不多睡了有一个小时,我们进来后叫了你两三分钟你才醒。”刘劲回答我说。
  “原来刚才那些只是一个梦啊。”我刚刚还紧绷着的肌肉顿时放松了下来。
  “刚才?刚才有什么?”杨浩问我。
  “没,没什么,对了,我的检测结果如何?”我看着医生问,心里有些忐忑。
  “检测结果显示你完全正常,等会我们送你回学校,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外出,另外你记个我的电话,如果有罗勇的消息,还希望你能马上告诉我。”杨浩替医生回答了我的问题。
  听了他的话,我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来,看来我身上的嫌疑算是暂时洗脱了,今晚也不用在派出所过夜了。
  之后我们几人就一起出了检查室,一出来就看到个熟面孔,正是之前那个老头,他是从旁边的卫生间走出来的,他看到杨浩二人,有些不屑地把头别向了一边,估计还在生杨浩的气呢。
  走出医院,刘劲开车,我与杨浩坐后排。我先上的车,杨浩上来时,看着我问:“你脸上是什么?”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他问得我有些疑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光光的,并没有什么异样。他打开了车内的小灯,然后皱起了眉头。他这样子看得我心里一惊,慌乱地问道:“我脸怎么了?”
  “刚才都好好的,出来时也没见你碰着哪里,怎么就沾到血了,拿去擦擦。”边说着,杨浩就边从包里摸出纸巾递给我。
  他的话刚说出口,我的脸色变得比苦瓜还难看,之前消失的恐惧感迅速窜遍了全身。我脸上竟然有血?我一时竟是愣了,都忘记伸手去接他手中的纸巾。
  杨浩见我呆了,便直接把纸巾放到了我手中。我拿着纸巾就下了车,然后走到驾驶室旁,通过后视镜来看自己的脸。这一看,看得我大气都不敢出,只见我的额头和下巴上都沾了不少的血。我心中惊骇不已,它们究竟是什么时候沾上去的?我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我赶紧用纸巾将它们擦拭了,露出了我干净的脸。之后,我在镜子前看了好一会,确认脸上各处都没有了血迹,这才重新上了车。
  车内的小灯还亮着,杨浩问我以前有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我回答他说从来没有,结果我刚说完这话,他的表情又变得奇怪起来,弄得我紧张个不行,忙问他又怎么了。
  “你口腔出血了。”他喃喃地说着。
  他一说,我才感觉到嘴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这股味道让我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那种强烈的真实感再次扑面而来,让我喘不过气,我一时有些恍惚,那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回去的路上,他们二人都没有说话,现在我的嫌疑洗脱,奸杀案就陷入了困境,他俩的压力大着呢。
  我看向车窗外,外面的景物不停地后退,我的视线也模糊了起来,我想起了那晚上站在我床头的满脸是血的人,今天在黑暗中,我用手又摸到了一个满脸是血的人,他们是同一个人吗?虽然我两次见他们都是在梦境中,可梦醒后的感觉却又是那么地真实。
  我不敢再想下去,试图找话题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我看向一旁抽着烟的杨浩,突然想起一件事,按理说,之前在东门树林那边就已经发生过一起奸杀案,与昨晚发生的那起案件相似度极高,他们完全可以把两案作并案处理,调出那次案子的信息来,说不定还能有所发现,可是整整一天,我都没听他俩提起过那起案子啊,这是怎么回事!
  “杨警官。”我越想越觉得奇怪,便叫了他。他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屁股弹出窗外,这才回过头疑惑地看着我。
  “你们为什么不把昨晚的案子与前几年发生的那起奸杀案作并案调查?都是XX后杀害,凶手作案后都砍下了受害人的双手……”说到后面,我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我看到杨浩看着我的双眼瞪大了起来,这让我误以为自己身上又出现了什么异常的地方,我甚至还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和下巴。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浩哥,学校以前还发生过类似的案件?”反而是前面开车的刘劲,一听我的话,立马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你听谁说的?”杨浩看着我问,皱着的眉头丝毫没有松开。
  “听……学校里多数人都知道吧……”我还真回想不起来是听谁说的。
  “不可能,我在学校派出所当警察快十年了,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案子!”杨浩十分肯定地说。
  杨浩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刚想继续辩解,突然想起早上在食堂时听到那两男生谈论这事时说到的“咱们学校建校近百年,校风一直良好,以前从未出现过这类恶性案件……”
  我匆忙闭上了嘴,心里盘算着,杨浩在学校当警察近十年,如果他真的没听说过之前的那起案子,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案子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想到这里,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似乎只有我一人的记忆里有那起案子,而在其他所有人的眼里,昨晚发生的这起奸杀案才是建校后发生的第一起。
  说起来,这件事倒是与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周冰而我却认为自己是王泽一事有些类似。把两件事串联起来,我第一次对自己的身体疑惑了起来,难道真是我的大脑出了问题,导致记忆出现了混乱?
  可细想起来也不对啊,逻辑上说不通,昨晚我跟踪罗勇进入到东门树林时,我脑子里就有“奸杀案”的印象,而那个时候奸杀案根本还没有发生……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周冰,你回去好好休息,找工作的事也别着急,你还年轻,机会多的是,不要有太大压力。”杨浩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医院检测出我大脑正常,他现在一定是认可了我之前的解释,认为我是找工作压力大才出现了这些异常,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再觉得我可疑。
  之后,杨浩又给林慧打了个电话,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她,还叮嘱她向学校方面解释清楚,别影响我正常毕业。听着杨浩打这个电话,我的心里涌起一丝暖意。
  刘劲开车一直把我送到了宿舍大院,这时都十二点过了,大门已关,他们出面让舍管阿姨把门打开后方才离开。
  回到寝室,罗勇还没有回来,短短几天内发生的事情让我胆子小了许多,我没有关灯,直接脱了衣服爬上了床。
  按理说昨晚没怎么睡,我应该很困才是,可我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最后我只得拿出手机来玩,结果这又引出了一件事,我登上QQ的时候,再次收到了“镜子”的留言,这次只有五个字——你就是王泽。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吓得扔掉了手机,并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四处看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像是我身边一直有个人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日光灯管照射的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我盯着床上的手机,竟然有点害怕拾起它来。所有人都说我是周冰,包括我的父母,当我已经有些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这句话突然出现,如针一般扎进我的心脏,让我清醒了过来。
  是啊,我是王泽,我不能迷失了自我,这中间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幸运的是,我不再是孤身一人,至少那个罗勇知道我不是周冰,因为他亲口说过他叫“周冰”,现在还多了一个人,“镜子”也是站在我这边的。
  想明白后,我赶紧拿起手机,回复他说:“你是谁?”
  他给我发消息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那个时候我还在检测室里面。此时,他的QQ头像是灰色的,我捧着手机等了十分钟他都没回我,我想他一定是睡觉了,便又给他发了一条:“看到后请务必回我!”发完这条消息我就关掉了QQ。
  心里装着事情,又开着灯,我仍然睡不着,索性就下了床,打开电脑玩起了斗地主的游戏。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站在我身后,往我的脖子上吹着气,那气息顺着衣服的缝隙就钻进了我身体,让我打了个寒颤,我一下就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到背上凉凉的,自己趴在电脑桌上,电脑屏幕上显示着3D屏保画面,看来我是玩游戏的时候睡着了。
  让我诧异的是,头顶的大灯竟然熄灭了,寝室里只剩下我电脑屏幕放出的蓝光,可我明明记得自己是开着灯的啊。
  想起刚才那个梦的内容,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忙不跌地站了起来,往有寝室灯开关的那面墙走去。谁知我刚转过身,就看到罗勇的床下有个黑影,似乎是站着一个人,吓得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有了之前的经验,我没敢在黑暗中查控,而是几步冲过去打开了寝室灯,灯亮后,我才看清罗勇的床下挂着一件衣服,刚才光线不好,被我误看成了一个人影。同时我也认了出来,这正是我在网上买的那件西服,昨晚上罗勇穿着它上了殡仪馆的车。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奇怪的是,昨晚罗勇又是翻围墙又是爬狗洞的,现在这件衣服却没有丝毫磨损,也没有沾上污渍,可以说是与之前的样子完全一样。
  我取下它来拿在手上,突然就想到,这衣服买回来后,我才穿过两次,罗勇却穿了三次了,我心里有些不平衡,当即就把它穿到了身上。
  当时我站在罗勇的衣柜面前,衣服穿好后,我又理了理衣领,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脑中猛然闪现了衣服刚买回来那天夜里,罗勇在黑暗中穿着这件衣服整理领带的情形,他还转过头来问我好不好看。想到这事,我慌忙地脱下了西服,心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做出一些怪异的事。
  我把衣服重新挂进了自己的衣柜,也大概明白了过来,刚刚我玩游戏睡着了,罗勇在我睡着的时候回到寝室,关掉了寝室的灯,并把衣服挂了起来。让我不明白的是,他做完这些怎么又走了?
  后半夜我仍然是开着灯睡的,上床之前我反锁了房门,罗勇回寝室并离开,我竟然没有丝毫知觉,细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的。这段时间发生的怪事太多了,我得多留个心眼,再一个,我也想找罗勇问些事情,他如果真想回寝室,在钥匙打不开门的情况下,他会敲门的,到时候我就能问他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电话声吵醒的,打来电话的是杨浩,他问我罗勇昨晚回来没有,我说回来了又走了,他问我怎么回事,我一五一十地说了,他就说可惜了,罗勇很可能与凶案有关,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们刚刚从罗勇挖的坑里找到了死者被砍去的双手。
  罗勇挖坑的事是我告诉杨浩的,昨天他们也派人去坑里看过,与我前天晚上看到的一样,什么东西都没有。杨浩告诉我,今天上午有人发现那个坑被填了,他们过去一挖,就挖出了两只血淋淋的手。
  那坑最初是罗勇挖的,刚好他昨晚又回来过,说起来他的嫌疑还的确是大。我想起昨天还交待了罗勇被殡仪馆带走的事,就问杨浩有没有去殡仪馆查过,他说查了,殡仪馆那晚没有出车,狗洞外是条偏僻的小巷子,没有监控,根本就查不到什么。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这样看来,找到罗勇本人就显得很关键了,杨浩让我保持电话畅通,还说如果今天白天再没有罗勇的消息,他们今晚就派人住到我们寝室,来个守株待兔,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挂了电话,我一看时间,才九点过,我这几晚都没怎么睡好,就准备再睡一会,刚闭上眼睛吧,电话又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个陌生的号码,我疑惑地接了起来。
  电话是快递公司打来的,让我到楼下取个包裹,我心想我最近也没买什么啊,就问他东西是从哪寄来的,他说是同城快递,我让他放在舍管阿姨那,我等会下去拿,他却说不行,说东西是易碎品,根据他们公司规定,必须亲自送到收件人手里。
  我想他们这规定也算是认真负责的一种表现,没好意思再推脱,只得睡眼朦胧地穿衣起床。当我从快递员手中接过那东西时,因为没有心理准备,手中一沉,东西差点掉落在地上,快递员忙提醒我小心点,可别弄碎了。
  我谢过快递员后,抱着那东西往寝室走,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对箱子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好奇了。回到寝室,我把它放在桌子上,这才有功夫看上面的送货单,寄件人那一栏是空着的,收件人上却写着“王泽”二字,电话号码是我的。
  又是王泽!这下我就有点弄不清了,昨晚我推测镜子和罗勇二人都知道我身份,那么,这东西很有可能是他们寄的,但也不能排除还有其他人知道我身份并寄了这东西啊。
  到这个时候,我对箱子里的东西有了更强烈的探知欲望,我赶紧拿小刀划开了箱子,里面是许多的废旧报纸,这是防止东西碎裂的,我慢慢把它们捡了出来。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当最后一层报纸被打开时,一个方形的陶瓷盒子出现在了我面前,它的上面还有一个盖子,也是陶瓷的。我一时搞不懂这个盒子是什么东西,就拿着它慢慢转了起来。
  盒子是方形的,当它转过了两面后,眼前的景象让我拿盒子的手抖了起来,我的心也为之一紧。
  之前的两面都是光光的,而盒子的这一面上,贴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杨浩他们在找的罗勇。照片上的罗勇,穿着白衬衣、暗红领带以及我的西服……
  看到这张照片,我算是明白了,这陶瓷盒子应该是一个骨灰盒。那天晚上我就觉得罗勇站在门口的画面像一张巨大的遗像,没想到现在他的这幅打扮真的被用作遗像贴在了骨灰盒上面。
  这是骨灰盒,那么,里面装的就是骨灰了,难道罗勇已经死了?
  我有些不相信地揭开了盖子,里面果真装着白色的骨灰,我忙着盖上它并把骨灰盒放回到桌子上。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变成了一捧骨灰,我的心情很是复杂。
  盯着骨灰盒看了一会,我发现罗勇照片的最下面有两个小字,我凑近了看,写的却是“周冰”。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看到那两个字之前,我的情绪中有害怕、难过,看到这两个字,我心底却不合时宜地升起了一丝窃喜,我赶紧给杨浩打了电话,将骨灰盒的事告诉了他,他让我在寝室等着,他马上过来。
  我一个人呆在寝室,桌上放着骨灰,窗外吹进一阵凉风,我打了个寒颤。虽然这是我熟悉的地方,可这个时候我却觉得阴森森的。我打开了房门,听着外面同学上下楼的脚步声,心里才安定了些。
  杨浩来得很快,现在对他来说,任何线索他都不会放过的。进屋的时候,他的脸色就很凝重,当他看到桌上的骨灰盒时,眉头皱得都可以拧出水了。
  “快递员呢?”他问我。
  “早走了,我这里有他的电话,要找到他应该不难。”我回答说。
  “恩,这事你怎么看,你觉得罗勇是不是真的死了?”他又问。
  “我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应该没人会开这种玩笑吧……”
  “可你说他昨天晚上才回来过,现在只过了几个小时,他就成了一堆骨灰,有些不合常理。”杨浩说起自己对案子的分析,倒也不避讳我。
  听了他的话,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脱口而出:“你怀疑他是装死,以此逃脱警方的追捕?”
  杨浩用赞赏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对我的话不置可否。之后,他在我这里抄下了快递员的电话号码,就准备拿着骨灰盒回所里。我忙拉住了他,提醒他看照片上的字。
  当杨浩看到“周冰”二字时,猛地抬起头来盯着我,脸上写满了疑惑。本来我让他看这名字,是想告诉他我之前的反应不是没有缘由的,这个世界上也并不是我一个人把罗勇认成了“周冰”,结果他看我的眼神很是凌厉,让我没来由的一阵心虚。
  “我知道了,你保持电话畅通。”最后,杨浩留下这句话就出门了,直到他走的时候,皱着的眉头都没有舒展开来。
  也不知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反正杨浩拿走骨灰盒后,我立马就觉得刚才萦绕在寝室的阴森感少了许多。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关上房门,一时无事,我想起昨晚镜子发的那条消息,忙打开QQ看他给我回复了没,结果还真有消息。只不过,我留言问镜子是谁,他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又发了一条:“周冰死了,你是王泽。”
  发送时间是半个小时前,那个时候我差不多刚从快递员手中接过骨灰盒。这样我基本就能确定了,给我寄骨灰盒的人正是镜子。按杨浩的思路,骨灰盒是罗勇自己寄的,以逃脱警方追捕,这样推断下去,镜子就是罗勇,可我觉得不是。镜子通过QQ给我发了三次消息,从说话的语气和内容来看,与罗勇差太多了。
  我再次点开镜子的资料,其他栏仍然是空着的,唯独在地址那一栏写上了几个字,待我看清楚后,不由得吸了口冷气,上面写着——殡仪馆。
  那天晚上,罗勇是坐殡仪馆的车离开的,现在从表面来看,他已经死了,被烧成了灰,而烧尸这个过程也是需要在殡仪馆完成,难道是镜子杀死了罗勇?
  我记得很清楚,上次我查看镜子的资料时,地址栏是空的,现在他填上殡仪馆三个字,莫不是一种暗示,让我去殡仪馆找他?
  我一时心乱如麻,本来觉得找到罗勇就可以解开所有的谜团,现在罗勇死了,突然冒出来的“镜子”带来的的问题却是比罗勇还要多,把事情弄得更加地扑朔迷离,更可怕的是,他就像是一个潜伏在我身边的影子,知道我的所有行踪。
  愣了好一会后,我手忙脚乱地打开网页,登上了淘宝账号。第一次收到镜子的消息时,我曾以为他是卖我衣服的那人,既然QQ号上找不到他的更多资料,我就期望能从淘宝上找到一些线索。
  让我惊恐的是,最近的一条交易记录竟然是一个月前我在网上买的一双运动鞋,而不是我于几天前购买的西服。我用颤抖的手点击着鼠标,翻遍了所有的购买记录,仍然没有找到那件衣服的信息,似乎我根本就没在淘宝上购买过它。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可是,我明明记得这就是我在淘宝买的啊,如果不是的话,那它是哪来的?这衣服的原价接近两千,我是不可能去专卖店购买的。
  我努力地回想着,试图找出其他的证据来,这一来又出现了问题,因为任是我怎么回想,都想不起购买衣服的细节,连当时送货快递员的样貌都模糊了起来,这段记忆像是凭空被抹去了一样。我一下瘫坐在了椅子上,头痛欲裂。
  过了好一会,我才缓过神来。我想去看看那件西服,现在它成了不明来历之物,我不得不对它产生了疑惑。这也是我第一次觉得,最近的一系列怪异之事,会不会都是因它而起,因为这些事都是它来到我们寝室后才发生的。
  我站起身来,打开衣柜拿出那件西服,上好的面料带给我的触感十分舒服。房间里光线有些暗,我把它拿到阳台,阳光下的它显得再正常不过了,我仔细把它的里外都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奇特的地方。
  我摇了摇头,打消了对它的疑虑,它不过是一件没有生命的东西罢了。
  把西服挂好后,我想了下,这件事还得从“镜子”这边找到突破口,他应该知道不少的事情!我马上给他发了条消息,不再纠结他是谁的问题,而是问他为什么要把罗勇的骨灰寄给我。
  镜子的头像又恢复成了灰色,我盯了好一会也没有反应,正当我准备放弃时,他回了过来,“不是罗勇,死的是周冰。”
  这已经是镜子第二次发消息提醒我骨灰盒里人的身份了,算上他故意在骨灰盒外面的照片下打上“周冰”二字,这就是第三次了。我有种感觉,镜子很在意这件事,似乎在他的意识里,我必须把室友认作周冰才行。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正当我分析着其中的原因之时,房门响了,是很有节奏的敲门。我打开门,陈丰站在门口,他问我今天有事没,没事的话一起去实验室,我想着自己一个人呆寝室容易胡思乱想,就跟他一起去了。
  罗勇的事情警方要求保密,所以陈丰并不知道。路上,我随意问他最近看到罗勇没,他反问我说,我与罗勇一个寝室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只有讪讪地笑了笑。
  走了没一会,陈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地说:“你这几天晚上有没有听见猫叫声?”
  他这话马上就让我想起了前几天晚上那爪子挠门的声音,以及我跟踪罗勇时见过的那只黑猫。我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问他怎么了,他就说昨晚他好像听到有猫在用爪子挠他们寝室门,可打开门后又什么都没有。
  “你打开门看了?”听着他开了门,我一下来了兴趣。
  “对啊,那声音持续了好几分钟,弄得我睡不着,我就下床去想赶他走。”他回答说。
  “开门前你有没有先从猫眼上看看外面啊?”我盯着他问。
  “没有,一只猫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我直接就把门打开了。”
  “后来呢?”
  “我见没什么东西,心想猫已经走了,就关上门继续睡,后面那声音就再没响过了。”
  听着陈丰的回答,似乎没什么异常的,我没再吭声,可我总觉得我忽略了什么地方。直到我们走进了实验室,我才想起来我忘了确认一件事,我忙着问他开门后看到楼道里有没有灯光,陈丰想了一下说,他开门的时候灯是亮着的,等他关门的时候,灯的时间到了就熄灭了。
  “楼道的灯是触摸开关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猫在挠门的话,灯是谁按亮的?”我看着他,问出了这个问题。
  听了我的话,陈丰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他用牙齿咬着嘴唇,张了张口,却是没说出一句话来,他反应这么大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看着他的样子,我有些不忍,于是又安慰他说:“你也别乱想啊,说不定是你们楼上的人经过时按亮的。”
  陈丰却马上摇着头说:“不会的,那时都凌晨三点了,宿舍大门早关了,哪有人回来。”
  这话一出,轮到我目瞪口呆了,因为我立马想起了一个人。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想到的人自然就是周冰了。
  当这个想法从心中冒出来时,我吓了一跳,我竟然又称呼他为“周冰”了,实际上他应该是罗勇,我估计是因为镜子连续对我进行暗示后,我的思维受到了潜在的影响。
  不管了,估且就说我想起了那个室友吧。陈丰所说的情形与我之前遇到的实在是太像了,当然,我并不能肯定陈丰门上的声音是室友弄出来的,但至少上一次这声音也是与室友一并出现的。再一个,昨天半夜,室友刚好回过寝室,把衣服还了回来。
  可是,如果真是室友的话,他到楼上去做什么呢?该不会是认错门了吧……
  那天做实验的时候,陈丰出了几次错,这与他平时的表现差太多了,我忍不住问他在想什么事,心不在焉的,他只是笑笑说昨晚被弄得没有睡好,头有些晕,我也就没再问。
  下午做完了实验,我们坐电梯下楼时,电梯突然出了故障,里面的灯熄了,当时就我与陈丰在电梯里,我虽然心里紧了一下,但想着旁边还有人,也没太大的反应,倒是陈丰,在灯光熄灭的一瞬间惊呼了一声,反而吓了我一跳。
  好在只是电梯里的灯坏了,电梯并没有停止运行,不一会就到了一楼,当电梯门打开时,陈丰忙着走了出去。我看着他那受惊的样子,不由得腹诽地想,陈丰一米八的个子,胆子还真小,这样看起来我的胆子还算是可以,如果让他经历我这几天的事情,估计他会被吓得尿裤子。
  一起回寝室的时候,陈丰突然说他要去买点东西,让我先回去,我想起自己的牙膏快用完了,就说与他一起去超市,哪知他说学校超市没有他要的东西,他要出校门去,说完就急匆匆走了,弄得我一阵错愕。
  我一个人刚回到寝室,就接到个陌生电话,从号码来看像是本地的座机,我疑惑地接了起来。电话是通知我明天去面试的,正是上次我穿着买来的西服去面试的那家公司,这次是第二次面试了,如果过了的话就可以签协议了。
  打电话的是个妹子,普通话说得很标准,声音也好听,我估计是公司人事部的,心想明天去了一定要看看长相能否和声音相配。挂了电话,我阴霾了几天的心情终于高兴了不少,这个公司还是很有名气的,如果能去那里上班,工资肯定不会低。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刚才我刻意问了,明天去面试的有几个人,她说我应聘的职位只有两个,明天会二选一。我记得上次面试有二十多个人,进入最终面试的只有两个人,其中就包括我,我不由得想,“人靠衣装”这句话果然没说错,我第一次穿上那名牌西装去面试,效果就是不一样!
  打完电话,我又把西服从衣柜里拿出来,左看右看了一阵,我越看越喜欢,越看越觉得与我很配。当时我就想,虽然找不到这衣服的购买记录,暂时不知道它的来历,但既然它能给我带来好运,就不管那么多了,明天面试我还得穿上它!
  快吃晚饭的时候,刘劲来了我寝室,他来的主要目的是检查一下寝室的物品,看能否找出一些与罗勇有关的线索来。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我现在住的寝室是我们大四才搬进来的,这并不是双人间,而是一个四人间,只不过平时只有我与罗勇在住而已。
  还有一个室友叫蔡涵,我们一个班,与我关系还不错,他只在寝室住了一个月,之后就与女朋友到校外租了间房子同居,平时几乎不会回来。至于另外一个人,我从来就没有见过,听蔡涵说是学院专门为一个休学的人留着的,我也没深入打听,我巴不得那人一直不来,这样我就可以占用他的衣柜桌子什么的。
  在检查寝室里东西时,刘劲顺带着交待我,他们已经通知了罗勇的父母到学校来,无论罗勇是不是奸杀案的凶手,事情到这地步,是无法再隐瞒他家人的,毕竟罗勇算是失踪了,同时也出现了一个贴有他照片的骨灰盒。
  罗勇的父母肯定会到寝室来清理他的物品,到时候难免与我碰面,刘劲的意思是,我尽量把事情描述得正常一些,什么半夜翻墙出宿舍又钻狗洞出学校这些事就不要提了,免得他父母伤心,我自然是答应了下来。
  我想起从医院回来那天晚上,杨浩打电话让林慧把我的事给学校解释清楚,现在刘劲又特意交待我这事,我不由得想,这一老一少两个警察,心地都蛮不错的。
  “这是什么?”刘劲从罗勇电脑桌上拿起一个笔记本,一边翻着一边问我。
  我凑过去瞧了一下,告诉他上面是罗勇记的我们专业课的课堂笔记,刘劲就慢慢往后翻去,我觉得这没什么好看的,就移开了视线,往罗勇的衣柜走去。
  “你过来看看。”我刚走两步,刘劲就叫住了我,听他的语气像是发现了什么,我赶紧走了回去。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刘劲已经翻到了笔记本的最后一页,只看了一眼,我就有些呆了,上面全写着“周冰”与“罗勇”两个名字,我数了一下,一共有二十个。我忙着往前翻了几页,对比了一会,基本可以确定最后一页的笔迹与前面完全一致。
  我又翻了回来,皱眉看着这些名字,刘劲毕竟是警察,看得很仔细,他指着前面几个名字,问我有没有发觉前面的名字比后面写得工整一些。在他的引导下,我再看去,可不是么,越到后面,字迹就越是潦草。
  我俩凑在一起又研究了一下,二十个名字里,“罗勇”出现了八次,“周冰”出现了十二次,并且,前面还是两个名字交替出现,到了最后,却是连续的三个“周冰”。
  刘劲往前翻了一页,指着罗勇记录的最后一次笔记问我那是什么时候上的课,我想了一下,告诉他是上周的事情。同时,我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查证罗勇是在什么时候写下的这二十个名字。
  “你最近与罗勇有过结?”听了我的回答,刘劲凝视着我问。
  “怎么可能,莫说是最近,我俩从来就没有争吵过!”我马上就否定了,这倒不是我担心警方怀疑是我杀了罗勇,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你别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刘劲忙笑着说道。之后,刘劲没再纠结这事,只是说要把这笔记本带回去,然后就把它收了起来。
【清明鬼故事】4.8号更新!贪便宜在网上买了一件死人衣服,生活 ...
快速回复
上一页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回复

  • 同城圈

    指尖上的城市生活

  • 妈妈网轻聊

    给生活加点料

  • 妈妈网孕育

    就是好用

  • 妈妈网亲子记

    宝宝成长时光相册

  •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互联网清理整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037粤网安备案号:4406043013572公安机关备案号:44010602000096粤ICP备09174648号Copyright 2004-2017

    u发娱乐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