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go 回复: 266 | 浏览: 1760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心头大惊,想要逃走,但这时,忽然就听‘嗡嗡嗡’的声音传出,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仅仅是我,就连她也是身子一顿。
那声音,竟然是摆放在地的无数口棺材发出的。
只见,那些被整齐排列的大棺材,此时全都开始颤鸣了起来,棺材盖子一跳一跳的,而且节奏十分整齐,就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这些棺材盖子一般。
下一刻,就见这些棺材全都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光芒,这些光芒融汇在一起,豁然射在了我的后背上。
“啊!”我一声尖叫,只感觉后背如火烧,火辣辣的疼,但就在此时,我又忽然感觉身子一轻,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我的身体一般。
“百棺谱?”女尸一声尖叫,早已没有了之前淡然的模样,转身就要逃。
但已经晚了,就见一口大棺材从天而降,‘轰’的一声,一下就将女尸扣在了里面,随后,棺材翻转过来,一个棺材盖子从天而降,‘砰’的一声,严丝合缝的扣在了这口大棺材上。
而随着女尸被棺材镇住,其余的棺材也停止了颤鸣,场间,再次变得安静了起来。
我瞪大着眼睛,一脸惊愕的看着这口从天而降的大棺材。
这就是被爷爷画在背上的血灵棺吗?
这口棺材上刻画着日月星辰,密密麻麻的,看似杂乱无章,却又有迹可循,而在棺材盖子上,竟然刻画着一个牛头,人身,六只手,的怪物。
它手持**,阔斧,长剑,大锤,脚踏日月星辰,威风凌凌的站在那,从其神态可以看出,它,似乎是在低头着,那神态,就好像是在俯视众生一般。
就在我看着这牛头人身的怪物怔怔出神的时候,血灵棺忽然一颤,散发出了一阵血芒,随后竟然变成了巴掌般大小,‘嗖’的一闪,竟然隐没在了我的后背中。
而我,只感觉背上一沉,险些被压弯了腰。
重,太重了!
此刻,我就好像背负着一座大山,那如山般的压力,将我压的浑身颤抖,两条腿犹如抖动的面条一般,随时都会跌倒。
终于,我再也忍受不住,一下跌倒在地,而随着我跌倒在地,就听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传了出来:“连血灵棺都无法背负的毛头小子,竟然也妄想困住我,让我和你建立血契,成为你的傀儡?妄想!”
她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一副誓死不从的口气,我闻言咽了口吐沫,问:“血灵棺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重,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感觉!”
我这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说完之后,我再也坚持不住,一下就被压趴下了。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此刻的我极其狼狈,面部朝下,死死的趴在地上,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爬起。
我心里暗骂,这狗日的血灵棺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重,如果一直压在我的身上,那老子岂不是要趴在这等死了?
“你连血灵棺都不知道?”她惊异的问,见我不吭声,便说:“血灵棺,乃是棺道传教之宝,可镇天下一切尸煞,镇压后,便要建立契约,如若不然,便会被血灵棺炼化……”她说到这里突然一顿,而我闻言却是心头一跳。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血灵棺竟然这么厉害,如果这女尸没骗我的话,那么岂不是说,她必须得和我建立契约?
如果不建立契约的话,定然会被血灵棺炼化!
想到这里我咬着牙问:“那我们怎么签订契约,签订契约后,是不是血灵棺就不会这么重了?”
没想到她却不吭声了,我知道,换做是谁,也肯定不愿成为别人的傀儡,更何况,还是一个美艳动人,颇有能耐的古代女尸?
就在我趴在地上,用尽浑身解数都无法动弹的时候,忽然就听一个沉重的声音自馒头山的方向传出。
‘砰砰砰!……’
那声音整齐,又富有节奏感,就好似有千军万马,步调一致,正朝这里行军一般。
而且,我趴在地上,听的更加清晰,甚至都感觉到,每发出一次这样的声响,连大地,都要随之颤动一下。
我瞪大着眼睛向馒头山的方向看去,心里却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不会,又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出来了吧?
“阴兵么?”女尸的声音再次传出:“没想到,几千年了,他竟然还不放过我。哼,这次便宜你小子了,我就帮你一把!”
随着她的声音传出,我顿时就感觉背上一轻,如山般的压力如潮水一般褪去,我顿时长出了一口气,一骨碌就坐了起来。
只是,当我坐起之后,却看到了一双恐怖的脚,正站在我的面前。
这是一双腐烂不堪的脚,我甚至还在脚趾间看到有蛆虫在爬来爬去,我瞬间瞪大了眼睛,随即慢慢抬头,向上看去。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然而,当我抬起头,看清眼前站立着的人之后,立马就心头一惊,豁然起身,‘噔噔噔’的后退了好几步,险些被吓得背过气去。
这,还能被称为人吗?
只见,他身着盔甲,手持长矛,那盔甲也不知是什么年代的了,早已锈迹斑斑,有的地方都已经烂没了。他的身体更是恐怖,一双腿,都已经露出了森森白骨,肚子两侧烂的露出了肋骨,半边脸已经烂没,恐怖的牙床,就那么裸露在空气中。
而最恐怖的还是他的双眼,他的眼皮已经烂没了,那双灰白色的眼球不时流出脓水,我甚至还看到,有几只蛆虫,在他的眼球内钻来钻去。
我的瞳孔在无限放大,肾上腺急速攀升,本能的张开口想要尖叫。
但这时,忽然就听女尸冷喝:“不要出声!”
她的声音很冷,仿佛都冷到了骨子里,一下就把我还没出口的尖叫声给噎了回去,忍不住‘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
“这是阴兵,不过你放心,之前我吹熄了你双肩的命灯,现在,你和它们无异,他们发现不了你!”
她话音刚落,就见那浑身腐烂的阴兵迈动步子,慢腾腾的向我走来,我想要逃跑,但女尸却说:“不要乱动!”
我闻言身体一僵,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这具阴兵走到了我的身前,随即探着脑袋,将那张腐烂不堪的脸,贴在了我的脸上。
它烂的只剩下一半的鼻子抽动了两下,在我脸上乱闻乱嗅,随后竟然不再理会我,绕过我继续向前走去。
我当下长出了一口气,只是,我提溜着的心还没等放进肚子里呢,就听那‘砰砰砰’的声音再次传出,我抬头看去,就见,竟然有无数的阴兵破开迷雾,摇晃着腐烂的身体,慢慢向我走来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这阴兵数量很多,竟然数之不尽,真的好像古代行军一般,排列整齐有序,而最恐怖的是,在队伍的中央,竟然还有一个骑着大马的无头阴兵,他没有脑袋,空荡荡的脖子就那么耸立在肩膀上,看起来特别的恐怖!
此刻,就见它停留在队伍中央处,勒住了浑身腐烂的战马,拔出腰间腐烂不堪的佩剑,向前一指。
随着它这么一指,立马就有三五个阴兵扛着一个类似于长号一样的东西吹了起来。
‘呜呜呜……’
那声音悠远绵长,极富韵律,而当这号角声响起之后,这些阴兵竟然‘嘿黝嘿’的喊起了号子,随即加快步伐,快速向前走去。
这些阴兵竟然对我视若无睹,不理不会,就那么与我擦肩而过。
此时此刻,我的身周尽是阴兵,只感觉我的一颗心似乎都要停止跳动了,头皮早也麻的不能再麻,若不是我裤裆夹的紧,肯定就要被吓尿裤子了。
‘嘿黝嘿,嘿黝嘿!……’
低沉的号子声在我耳边响起,阴兵在那无头骑士的指挥下,快速向前走去,看其方向,似乎是进村了!
它们要干什么去?
无数个疑惑浮现在脑海,而这时,就听有马蹄声在身边响起,我抬头看去,就见,那无头骑士,竟然勒住了缰绳,停在了我的身边。
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难道,被它发现了吗?
下一刻,它的脖子忽然动了。
如果它有头的话,那么,此时的角度就是在看我,可是它没有,只是脖子在动,所以感觉特别的诡异!
“嘿嘿嘿!……”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忽然,一个诡异的笑声传出,它没有脑袋,所以那声音是从它的胸腔中发出的,听起来又沉又闷,很古怪。
我被吓得浑身一抖,一屁股就跌坐在地,而那无头骑士就好似能看到我一般,竟然仰着脖子,‘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直笑的浑身颤抖,烂肉和蛆虫,都被它抖落了一地。
它一边仰着脖子大笑着,一边用佩剑拍了拍战马,随即,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我见状长出了一口气,随即翻身而起,看着进村的阴兵怔怔出神。
我们村这是怎么了,怎么传说中的东西全都出现了?
千年娇媚女尸,阴兵借道,无头骑士,摆放在工地内的上百口棺材,也就是女尸口中所说的百棺谱,还有我背上的血灵棺,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短短几日,村子内发生了太多的怪事,而发生这一切的源头,都是从工地挖出那口棺材开始的,难道,这馒头山内,真的埋葬着什么恐怖的东西吗?
甚至,埋葬着,一个惊天大秘?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忽然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觉得,这阴谋,似乎已经酝酿了几千年!
而我,又在这惊天阴谋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现在我唯一要做的,那便是……活下去!

浓雾滚滚,阴风呼啸,上百口大棺材就那么无声的沉横在工地中,阴兵的背影,还不时的自浓雾中若隐若现,那低沉的号子声,更是不时的回荡在耳边,场间,一片诡异。
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而这时,就听那女尸说:“哼,几千年了,还在惦记着他的脑袋么?一个人没有了头,就算再强,又能怎样,最后还不是变成了一具无头腐尸,真是悲哀!”
我闻言一怔,这女尸,似乎知道那无头骑士的身份?
我刚要问她,但这时,忽然就听‘哇哇’的怪叫声自浓雾中传出,我急忙转头看去,就见一个大头婴儿,竟然自浓雾中跳了出来。
这个大头婴儿极其恐怖,头大无比,身体却好似没发育好一般,很是娇小,硕大的脑袋和娇小的身躯根本就不成比例,看起来很是诡异。
此刻,就见这大头怪婴犹如蛤蟆一般,自浓雾中跳出,‘哇哇’叫了两声,随即竟然跳到了一口棺材上。
之前百棺齐鸣,导致一些棺材盖子盖的并不严实,此时,就见这大头怪婴,竟然将脑袋紧紧的贴在了缝隙上,瞪大着血红色的眼睛,向棺材内看去。
它在干什么?
棺材里,有什么东西那么吸引它?
这时,那大头怪婴忽然‘哇哇’的叫了起来,一边大叫,一边撅着屁股,脑袋使劲的往棺材里面塞,口中还不时发出模糊的字眼。
“哇哇,饿,吃肉,喝血!”它的口舌很不清晰,我只听出了几个简单的字眼,而且,随着它用力的往棺材里面钻,它口中还有浓稠的津液流了出来,很是恶心。
“咯咯,竟然是鬼婴,有点意思!”女尸的声音忽然传出,我闻言一怔,随即问:“什么是鬼婴?”
“鬼婴,就是鬼婴咯!”她并不正面回答我,只是一味的娇笑,我被气的牙根直痒痒,但也不敢发作,毕竟人家正帮我扛着血灵棺,若是把她惹急了,都不用她动手,血灵棺就能把我压趴了。
不过话说回来,此时她被囚禁在血灵棺中,我倒也不至于怕她,当下就没好气的说:“你最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要不然,到时候血灵棺把你炼化了,我可帮不了你!”
“咯咯,小弟弟,还学会威胁姐姐了?”她好似并不在意,只是娇笑着说道:“我观你气海坚若磐石,经络堵塞,想必,并没有修出气感吧?”
我闻言皱眉,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见我没说话,便冷哼了一声:“一个完全没有气感的人,根本无法操控血灵棺,我就算帮你,最后也免不了被炼化的命运。既如此,我又何必操那心呢!”她刚说罢,我顿时就感觉到排山倒海的压力从背上袭来,我闷哼了一声,双腿一下就被压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咬着牙,并不想屈服,但奈何血灵棺太过沉重,我根本无法背负,最后只能厚着脸皮,哀求道:“尸……尸姐,咱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这么做,我肯定难逃一死,要是我死了,你的结局定然是被炼化。而如若我没死,你帮我修炼你所说的气感,到时候不仅是我,就连你也还有一线生机!”
我暗道自己糊涂,这么漂亮的大美人,肯定不喜欢别人叫她尸体,好在我急中生智,改口成了尸姐,实在是太他妈机智了!
不管你们服不服,反正我自己是服了!
果然,听我这么叫她,就听她笑了一声,说:“尸姐?亏你想的出来!不过呢,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我这么美的女人,如若就这么消融,被炼化成了一滩脓血,恐怕是这天下间最大的损失呢!”
我暗骂一声不要脸,但嘴上却点头称是,下一刻,就感觉背上一轻,如山般的压力瞬间消失。
我长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随即抬头,向那鬼婴看去。
那鬼婴力道很大,竟然将棺材盖子给推开了。
我距离鬼婴不远,只隔着几口棺材,透过迷雾,隐约间也能看清棺材内的一丝轮廓。
只是,当我看清之后却瞬间一愣,眼睛瞪得老大,一脸的不敢相信。
那口棺材里装着的,竟然是狗蛋的老娘和婆娘!?
我‘咕噜’一声咽了口吐沫,暗道,难道狗蛋的老娘和婆娘都已经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狗蛋老娘和婆娘两人,怎么会躺在一口大棺材里?
她们,是怎么死的,又是被谁收殓进棺材里的?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浮现在脑海,让我的脑袋隐隐作痛,而尸姐好似能看透我的心思一般,就听她说:“棺材里的人并没有死,只是被人吹熄了双肩上的命灯,只依靠微弱的魂灯在吊着命,这,是为了帮他们躲避阴兵!而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想必,这所有的棺材内,都应该和这口棺材内的情况一样!”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闻言一愣,有人在帮她们?
这个人是谁,难道,村子内,还隐藏着什么高人吗?
莫非,这个人是我爷爷?
而且,之前女尸和血灵棺僵持的时候,这些摆放在地上的棺材也**了起来,似乎是帮我将血灵棺本体召唤了出来,才将女尸镇住。难道,这真的是爷爷布下的,一来可以拯救村民,二来,还可以帮我镇压女尸?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爷爷早已算计好了这一切?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这一刻,我忽然觉得,那个时而威严,时而慈祥的老人,在我心里一下变得陌生了起来。
爷爷到底知道些什么,他又为什么要做这些?
不过,最后我却摇了摇头。
爷爷说过,他要离开了,而我爸也肯定的告诉过我,爷爷早已离开,爷爷和我爸不可能都骗我。那么,既然神秘的爷爷早已离开,那这里,又会是谁布下的局?
我越想越乱,索性不再去想,而这时,忽然就听有脚步声传了出来,我紧忙蹲下身子,隐藏在了棺材后,悄悄的窥视。
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就见,一个披头散发,只穿着白色丝质睡衣的女人自浓雾中跑了出来。
她一边跑,口中还一边喊着:“儿子,儿子,我的儿子!”
这个人,不正是黎大夫嘛!
只是,原本美丽的黎大夫,此时却满脸的憔悴,神色疯癫,似乎已经完全不正常了。
白色的丝质睡衣根本无法遮掩住她风韵的身体,再加上她疯疯癫癫的,状若疯狂,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几乎所有重要的部位都暴露在外。
我见状咽了口吐沫,这黎大夫人长的水灵,身材更没得说,现在疯疯癫癫的,真是可惜了。
不过,黎大夫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多出来一个鬼婴儿子?
正疑惑呢,就见黎大夫快步冲到了鬼婴的身边,一把将趴在棺材上的鬼婴抱进了怀里,随即嘟囔着说:“闹闹,你怎么这么不乖,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妈妈很担心你的!”
她说完之后一把撤掉了睡衣,将丰满的酥胸露了出来,鬼婴见状却‘哇哇’的叫了两声,然后伸出手,指着棺材,大叫:“肉,吃肉,喝血!”
“孩子,咱不吃肉,咱吃奶奶好吗,吃奶奶,妈妈有奶奶!”黎大夫说完之后强行将鬼婴脑袋按在了自己胸前,鬼婴却剧烈挣扎,一下就挣脱了黎大夫的怀抱,跳到棺材上,疵着牙,对着黎大夫发出了一声声的低吼。
我见状咽了口吐沫,这鬼婴太恐怖,看样子黎大夫要控制不住它了!
黎大夫还要上前,但这时,忽然一个身影自浓雾中冲出,一把就将黎大夫抱在了怀里,一边在黎大夫的身上乱啃乱亲,一边大叫着说:“老婆,**,想**!”
我定睛一看,顿时大惊!
这个抱着黎大夫的人,竟然是他妈王傻子!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这他妈怎么可能?
王傻子,竟然叫黎大夫老婆,而且,还在黎大夫身上乱啃乱亲,尼玛,我当时就凌乱了。
这世道要变啊!
一个傻子,竟然都能搞上黎大夫这种女神了?
卧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也真是日了狗了!
此时,王傻子紧紧的抱着黎大夫,一双手在她身上乱摸乱抓,嘴更是不老实,一口就啃在了黎大夫的胸上,而黎大夫就好似呆傻了一般,竟然对王傻子的所作所为不理不会,只是一脸呆滞的看着鬼婴。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此刻,那鬼婴正趴在棺材上,见到自己的妈妈被人抱住了,立马就昂起了大脑袋,对着王傻子又吼又叫的,但令我没想到的是,黎大夫却对着鬼婴说:“闹闹不怕,闹闹乖,是你爸爸在和妈妈亲热呢!”
我闻言咽了口吐沫,一颗心,差点都要碎了。
黎大夫,竟然说她和王傻子,是鬼婴的父母?
别告诉我,这孩子,是她们两个的?
若是她和王傻子生的,那么孩子顶多是个智障也就差不多了,怎么还能生出来个鬼婴?
没听说过傻子生孩子,能生出鬼婴的啊!
下一刻我忽然心头一颤,莫非,这王傻子不是人?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王傻子是刘支书上山砍柴捡回来的,捡回来的时候也就五六岁的样子,问他名字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姓王,后来大家看他傻头傻脑的,就开始叫他王傻子。
刘支书膝下无子,虽然这王傻子疯疯癫癫的,但也视如己出,照顾有加。但当大家问起,是从哪个山头捡回来的,刘支书却支支吾吾的总是不说。
现在想来,莫不是,王傻子是从馒头山被捡回来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头皮发麻,如果我猜想的没错的话,那么岂不是说,王傻子,很有可能不是人,而是,从馒头山里钻出来的古怪东西?
我浑身打了个激灵,而这时,就听王傻子疯疯癫癫的说:“快快快,**,我要和你**,屁股撅起来!”
王傻子说完之后一下就将黎大夫按在了棺材上,此刻,黎大夫的屁股高高崛起,她的眼神却很是呆滞,脸上一片麻木,好似早已习惯了王傻子这样一般。
随后,就见王傻子将黎大夫的睡裙撩了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然后便哼哧哼哧的趴在黎大夫屁股上蠕动了起来。
我去,这画面太美,我有点不敢看,当下就别过了头,看向了鬼婴。
只是不看不知道,这一看,还吓了我一大跳。
只见,那鬼婴已经钻进了棺材里,正撅着屁股,趴在狗蛋婆娘的脸上嗅来嗅去的,似乎是在琢磨从哪下口,口中的唾液,都流了狗蛋婆娘一脸。
我当下就火冒三丈,妈的,狗蛋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个家本就够惨的了,要是翠花再被祸害了,还让狗蛋老娘怎么活!
我转头看了看,就见地上有块大石头,捡了起来,便悄悄的向鬼婴摸去。
王傻子趴在黎大夫身上正呼哧呼哧的干着,很是投入,而黎大夫就像个死人一样趴在那一动不动,眼睛死死的闭着,两人全都没有注意到我。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咽了口吐沫,随后悄悄的绕到了鬼婴身后。
此时,鬼婴正撅着屁股,一根手指,正在翠花的胸口按啊按的,似乎很是好奇,我见状咬牙,举起石头,就要往下砸。
这鬼婴这么恐怖,留着也是个祸害,还不如趁早砸死,早死早投胎!
只是,我这石头才刚刚举起,忽然就感觉脑后一痛,整个人立马就向一旁跌去。
这一下打的我头晕脑胀,眼冒金星,跌倒之后一把捂住了脑袋,回头想看看是谁偷袭我,却只看到一根木棒呼啸而来,瞬间就打在了我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闷响传出,我只感觉眼前一黑,身子一软,随即便昏迷了过去。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我终于痛苦的闷哼了一声,随即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处一片模糊,我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才渐渐清晰,只是,当我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却瞬间心头一沉。
我,竟然被人囚禁在了一个菜窖里。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这个菜窖出奇的大,差不多有六十多平方,周围摆放着大白菜,土豆一类的东西,右边有个冰箱,通着电,也不知道里面冻着什么。而在菜窖的中央处,竟然摆放着一口棺材,这口棺材没有盖子,棺材内,竟然还铺着被褥。
我看的目瞪口呆,难道,有人睡在棺材里?
我挣扎着想要走过去看看,但这时就发现,我竟然被绑在了一根大柱子上,手脚皆被束缚住了,刚才模模糊糊的就被菜窖内的景象吸引了,一时竟没有注意。
这里是哪,之前,又是谁偷袭了我,为什么,要将我囚禁在这里?
“喂,有人吗?”我大喊了一声,也许是许久没喝水的缘故,我的声音很嘶哑。
我喊完之后,就听上面传出了声音,随即,盖子被打开,下来了一个人。
只是,当我看清这个人之后,却瞬间傻眼了。
“刘,刘支书?”我一脸的惊愕,问:“你怎么会在这,这里是哪?”
刘支书面色阴沉,低着头,似乎有些不敢面对我,我当下心头一沉,然后冷着声问:“这里,是你家的菜窖?刚才,是不是你偷袭的我?”
刘支书没有回答我,只是看了看我,随即问我:“一凡,我帮你解开绳子,放你走,但你得答应我,不能将我孙子的事说出去,更不能伤害我孙子,你要答应我,我就放了你!”
我闻言一怔,刘支书的孙子?他哪来的孙子?
但下一刻我就明白了,他口中所说的孙子,是那个鬼婴!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我当下就火了,大声说:“你把那个怪物当成孙子?刘叔,你是不是疯了,那东西,是鬼婴你知道不?还有,王傻子和黎大夫到底是怎么回事,黎大夫城里来的,还是大学生,别说是你家王傻子,就算是城里的人一般都看不上眼,怎么会跟了王傻子?是不是,是不是王傻子强迫的她?”
我连珠炮似的喊着,刘支书闻言沉默了,将烟枪蓄满,随即蹲在角落里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一凡,有些事,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但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谁都无法改变,娃娃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琢磨去吧!”刘支书半天才吭了这么一声,我闻言就更火了,看来真是王傻子玷污了黎大夫,黎大夫是城里来的,为了名声,肯定不敢声张,而王傻子竟然变本加厉,还让黎大夫给他生了个孩子!
生孩子也就算了,还他妈是个鬼婴,换做是谁,我估计都得疯!
我的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这刘支书肯定早就知道王傻子的事了,但他竟然放任不管,现在还包庇他!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刘叔,我敬你,才叫你一声叔,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种事,怎么也敢干?还有,你怎么也是一村支书,你知不知道,我们村,现在大祸临头了,你知不知道,到底知不知道?”
我大声的质问,而这时,菜窖的盖子忽然被打开,随即,王傻子‘噔噔噔’的爬了下来。
王傻子下来后就恶狠狠的看向了我,他的手中拿着一把菜刀,对着我狰狞的大叫:“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你敢伤害我儿子,我砍死你,砍死你吃肉!”
王傻子说完持着刀就向我冲来,刘支书见状急忙一把拦住了王傻子,说:“傻子,傻子,别这样,别伤害一凡,不能再害人了!”
刘支书到底养了王傻子十多年,说话王傻子还是听的,闻言就站在那呼哧呼哧的喘气,刘支书见状急忙跑到了冰柜旁,打开了冰柜盖子,说:“傻子,来,吃这个,吃这个!”
我转头向冰柜看去,只是,当我看到冰柜里面的东西之后,一个忍不住,‘哇’的就吐了出来。
冰柜里冻着的,竟然是尸块。
我甚至,还看到了工头和老王的脑袋,就那么摆放在冰柜一角冷冻着。
工头和老王已经被碎尸了,浑身上下也不知道被砍成了多少块,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冰柜里,他们的脑袋就被摆放在最上层,冰柜一打开,我立马就看到工头和老王的眼睛竟然瞪的老大,他们,死不瞑目!
我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不是恐惧,而是愤怒!
原来尸体在这,怪不得我们满村的找也没找到,夏雨欣还因为这两具尸体带人进了馒头山,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王傻子,和我敬爱有加的刘支书!?
牙关被我咬的‘咯咯’作响,我死死的瞪着王傻子,恨不得立马就冲上去,将他大卸八块。
刘支书在冰柜里翻了半天,才拿着一块血红色的内脏走到王傻子身前,王傻子二话不说,接过那血红色的内脏就开始啃了起来。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工头和老王已经被碎尸了,浑身上下也不知道被砍成了多少块,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冰柜里,他们的脑袋就被摆放在最上层,冰柜一打开,我立马就看到工头和老王的眼睛竟然瞪的老大,他们,死不瞑目!
我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不是恐惧,而是愤怒!
原来尸体在这,怪不得我们满村的找也没找到,夏雨欣还因为这两具尸体带人进了馒头山,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然是王傻子,和我敬爱有加的刘支书!?
牙关被我咬的‘咯咯’作响,我死死的瞪着王傻子,恨不得立马就冲上去,将他大卸八块。
刘支书在冰柜里翻了半天,才拿着一块血红色的内脏走到王傻子身前,王傻子二话不说,接过那血红色的内脏就开始啃了起来。



因为一直放在冰柜里,所以那内脏上面都是冰碴子,此时王傻子啃的‘嘎嘣’直响,那声音听在我的耳中,是如此的恐怖。
他一边啃食着血红色的内脏,那双眼一边死死的瞪着我,他的眼睛瞪的老大,内里全是怨毒的神色,而随着‘嘎嘣嘎嘣’的啃食声传出,还有滴滴血水自他的嘴角滴落,再配合上他此时怨毒的眼神,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被他这么瞪着,我心中的怒火一下就被浇熄一半,气势也弱了下来,低下了头,不忍再看。
而这时,菜窖的盖子再次打开,随即就见黎大夫抱着鬼婴往下爬,还没等从梯子上爬下来呢,那鬼婴便从黎大夫的怀中挣脱,一下跳到了王傻子的怀里,‘哇哇’怪叫了两声,随即指着王傻子手中的人内脏含糊不清的说:“吃肉,吃肉!”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嘿嘿嘿!”王傻子傻笑,摸了摸鬼婴的头,说:“儿子吃!”说完之后就将内脏递到了鬼婴的嘴边。
鬼婴张开大口,露出了里面满嘴的尖牙,一下就咬在了内脏下,撕下去很大一块,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
只是,它嚼着嚼着,却忽然‘噗’的一声,竟然将口中还没嚼烂的内脏吐了出来。
“乖孙儿,是不是不喜欢吃这个,爷爷去给你拿别的!”刘支书见状紧忙到冰柜里拿出了一个人手臂,走到了王傻子面前,伸出手溺爱的摸了摸鬼婴的大头,说:“来,爷爷喂你吃!”说罢就将人肉往鬼婴嘴里塞。
但鬼婴却一脸嫌弃的神色,往后躲了躲,随后豁然转头,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看向了我,‘哇哇’的叫了两声,然后说:“吃他,吃他,他香!”
我闻言心头一惊,一颗心都好悬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之前王傻子就要弄死我,但被刘支书拦下了。而此时,这鬼婴,竟然也要吃我的肉?
看的出来,刘支书十分溺爱这个鬼婴,万一他一时糊涂,真的要杀了我,然后喂给鬼婴吃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然后一脸恳求神色的看向了刘支书,刘支书也看了看我,然后叹了口气,对鬼婴说:“乖孙儿,咱不吃他,他臭,来,你吃我,吃爷爷!”说罢,竟然一下撸起了袖子,将胳膊露了出来。
只是,当我看到刘支书的胳膊之后,却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他的胳膊上竟然伤痕累累,有的地方,被撕扯下去了一大片的皮肉,血淋淋的,看起来很是恐怖!
我咽了口吐沫,只感觉头皮发麻。
难道,刘支书的胳膊,是被鬼婴咬的?
果然,当刘支书将胳膊递到鬼婴面前之后,鬼婴竟然毫不犹豫的一口咬了下去,就听‘嘎嘣’一声,竟然生生的从刘支书手臂上扯下了一大块皮肉。
‘嘶!……’
刘支书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但依然一脸溺爱,笑眯眯的摸了摸正在嚼肉的鬼婴的头,说:“真是爷爷的好孙子,闹闹最乖了!”
哪里想到,刘支书才刚刚说完,那鬼婴却一口吐出了口中的皮肉,随即伸出爪子,一把就抓在了刘支书的脸上。
鬼婴的这一抓极快,刘支书想躲,但没躲开,脸上一下就被抓了一道大口子,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哇哇!……”鬼婴对着刘支书怪叫了两声,随即,竟然自王傻子的怀中一跃,快速向我扑来。
我被吓得亡魂皆冒,本能的想要躲闪,但奈何身体被束缚着,根本无处可躲,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刘支书却大叫了一声,一下就扑了过来,凌空一把就将鬼婴给推了出去。
刘支书这么大岁数了,能做出这么高难度的动作也真是拼了,而那鬼婴被刘支书一推,一下就侧飞了出去,‘砰’的一下就撞在了墙壁上,趴在地上半天都没缓过来。
黎大夫尖叫了一声,急忙冲过去抱住了鬼婴,而王傻子也疯狂了,指着刘支书大叫了一声,随即竟然提着菜刀,直勾勾的向刘支书冲去。
“傻子,你要干什么,傻子!……”刘支书惊恐大叫,想要跑,但王傻子已经冲到了面前,提起菜刀,一刀就砍在了刘支书的肩膀上。
鲜血飞溅,那滚烫的热血喷溅了我一身一脸,我紧咬牙关,对着王傻子大叫:“他养了你十多年,你他妈就这么回报他的养育之恩?畜生,你畜生啊!”
可王傻子却对我的叫喊不理不会,再次提起菜刀,向刘支书砍去。
危机时刻,也不知刘支书从哪里爆发出的勇气,竟然一把抓住了菜刀,随即用肩膀一顶,一下就把王傻子顶倒在地。
刘支书爬了起来,一刀就将捆着我的绳子砍断,随即痛苦的说:“一凡,叔对不起你,叔老糊涂了,竟然养了这么一个畜生,你快走,快走吧!”
刘支书见我发愣,忽然对着我咆哮了一声:“你这个瓜怂,快给老子滚!”
我被他吼的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即就向梯子跑去。

Rank: 20Rank: 20

私房钱
21862  
宝宝生日
0000-00-00 
积分
21722 
UID
30028074 
只是,我才刚爬到梯子上,就听一声惨叫传出,我回头一看,就见刘支书被王傻子按倒在地,王傻子手中拿着一个土豆,疯狂的向刘支书的脑袋上砸着,每砸一下,刘支书便痛苦的大叫一声,没几下,刘支书的眼球就被砸爆了,血肉模糊一片。
“走啊,走啊!”刘支书还在对我大叫,我深吸了一口,随即咬了咬牙,快速向上爬去。
刘支书做了错事,内心有愧,与其让他痛苦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死去!
也许,这是他最好的解脱!
我顺着梯子快速爬了出去,当我推开菜窖的盖子,重见天日的那一刻,我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随即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刘支书家。
只是,逃出刘支书家之后,我却忽然生出一种天大地大,无处容身的感觉。
我该去哪?
村子里,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就在我站在原地怔怔出神的时候,一直沉浸不吭声的尸姐却忽然惊呼:“不好,快逃,往高处逃!”
老家施工,竟然挖出来一具娇媚女尸
快速回复
上一页首页12345678910下一页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回复

  • 同城圈

    指尖上的城市生活

  • 妈妈网轻聊

    给生活加点料

  • 妈妈网孕育

    就是好用

  • 妈妈网亲子记

    宝宝成长时光相册

  •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互联网清理整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037粤网安备案号:4406043013572公安机关备案号:44010602000096粤ICP备09174648号Copyright 2004-2017

    u发娱乐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回顶部